10円钢镚

理想三旬。

突然入坑深夜迴
然后吃了满口的刀子
于是暗搓搓的摸了个小遥x
真是,画画毫无长进而且还退步了
以及是个水彩新手啦,还不怎么会用,真是白瞎我的固彩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的啊啊啊啊

我喜欢你,到此为止了/玻璃渣慎入

*ooc属于我
*如有撞车,我也不知道咋办..。x
*梗为b站某个视频标题,看到了就特别想写一下

上车前黄少天最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叶修,他背对着太阳,傍晚昏黄的光将人的轮廓描绘成橙黄色,说不上来的好看,但也带着几分落寞。

黄少天想对他说一句天冷,回去吧。可喉咙就像是被哽住了一般,平日一会都闲不住的嘴此时却说不出这短短的五个字。

提出分手的是他黄少天,这个时候矫情犹豫的也是他黄少天。

当初两个人表白的时候可以说是十分随意,表白了,就在一起了,黄少天后来还满脸得意的说这是他的人格魅力,荣耀教科书,说拐到手,就拐到手,没有一点含糊。

分手的时候也是很随意,静静地等黄少天说完,叶修和往常一样,给黄少天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好。”

黄少天坐在机场的候机室,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回忆,拿起一看,来电人的名字显示的苏沐橙。

“路上注意安全,回G市后给我回个电话,这个号码就可以。”叶修的声音。
“嗯。”黄少天只觉得嗓子一紧,鼻腔泛起酸意,怕继续通话下去对面会察觉到异样,应了一声便匆忙挂断了电话,把泪水硬生生的掐断在半路。

对不起,叶修,我喜欢你。
可是只能到此为止了。

糊了半宿也不知道自己糊了什么鬼,本来画了老叶的后来觉得哇画的好丑于是给截掉了(bushi)
总之就是少天和老叶逃不过即将被罚站的命运了——x

[没想好叫啥名.../信白龙狐/有范白串场注意避雷]

很久没写信白了写个短篇复健一下,依旧是小学生文笔不嫌弃的话就...看吧x
————————————————————————————————————————————————————
“他有他自己的想法。”

桌前白龙化作的男人单手把玩着瓷质酒盅,看向窗外的眼神如一潭死水,淡然的可怕。仿佛斟酌了许久,他终于继续开口。

“一开始我就把事情想的太美好。”

手中的酒盅似无意的磕碰了一下桌面,眼中的淡然掺杂进了些许的失落。

“灭族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忘。”

坐在木桌对面倾听的范海辛也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他虽和那只狐狸共用同一个名字同一个身份,但他永远摸不透狐狸的内心。
只是每到夜晚,他常会看到那狐狸身旁放着一壶酒,对着月亮独酌,神情说不出的复杂。

晚上,范海辛回到了住处,果不其然,那只千年狐狸正坐在窗口往杯子里面倒酒。

“你去见白龙了?”

狐狸凭着灵敏的嗅觉察觉到了范海辛身上残留着属于白龙的气息。范海辛没有说话,同等于默认。

“别告诉他我在你这,我不想见他。”

狐狸端起酒杯举到唇边将酒液一饮而尽后继续说道

“我希望你可以明白这些事情。”

范海辛欲言又止,他知道狐狸喜欢白龙,这已经是摆在明面上的秘密,只是狐狸他不想承认罢了。
毕竟白龙,自千年前开始就是狐狸的灭族仇人。
其实两人也曾被红线系在了一起,只是被那场变故扯开了线结,线不知被风吹去了何方。

告白[信白/短篇/短出新高度]

“太白,睡了?”韩信趿拉着拖鞋走到李白的床边坐下
“睡了的话我跟你说点事吧”看着李白窝在被子里的身形,想了一会儿,终于决定开口
“我喜欢你啊”韩信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那轮明月语气似是感叹一样。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直接带着你的一切在我的心里安了家。也不知道你有什么让我可以喜欢的,但是我就是喜欢你啊,喜欢你整个人。”韩信说完却半天没再说话,因为他感觉到床上的人似乎动了一下
“韩重言,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李白在被子里闷闷的出声,声音不大,刚好戳中了韩信的心。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韩信的语气诚恳的想让人把心交给他。
“打游戏说给我留野,然后把野区清空了的是不是你?”“...那是意外”
就在韩信考虑着怎么将对话进行下去,只听到身后一阵窸窸窣窣,接着韩信感觉背后有东西压了上来,然后就是被两条手臂圈住了腰。
“我也喜欢你。”

你是我的[9]/完结/

https://m.weibo.cn/2669149874/4089879253798573
完结啦!我也要开始备考了,等我回来(๑'ᴗ')

害怕。今早出妖刀昨晚出一目连。
一言不合就偷渡...
给网易爸爸下跪

刷了差不多一宿。还好小号里的体力多。
不过硬生生的900多体力给狗子刷觉醒刷到700多然后给姑姑刷皮肤又从700多刷到600刚冒头。
不说了x睡觉养肝去x
顺便带一个紧跟着狗子来的崽子x

你是我的(8)

把李白从酒吧那群花枝招展的女人中间揪出来的时候,韩信身后一阵嘘声,甚至还听到了没勾搭到好可惜什么的。
已是半夜,夜风微凉,李白的酒被风一吹似乎也醒了一些,勉强撑开沉重的眼皮,入眼的是韩信顺着脸侧垂下来的几缕发丝。
李白凑过去鼻尖蹭着那人的发丝嗅着熟悉的味道,带着浓重的酒气开口“你不是说,永远也不管我了吗?”李白衬衫最上的几颗的扣子不知崩去了何处,大开的领口遮挡不住那几个口红印儿,鲜红的颜色在韩信的眼里异常刺眼。“回去收拾你。”看似答不对问的句子隐藏着暧昧的味道。李白后来说,两人的关系从那天开始就像麦芽糖稀,黏糊糊的纠缠不清。
这个时间寝室已经封寝,他来的路上在一家宾馆订了房间。
什么,他怎么出来的?你认为围住寝室楼那生了一层铁锈的破铁栏杆能拦得住韩信这个从小就爱上蹿下跳的韩·爬墙上树小分队·墙头扛把子·信吗。
李白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弄回宾馆去的,反正一路上他吐了好多次就是了。
再次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被扔进了宾馆的浴缸,整个身子浸泡在温度适中的水里说不出来的舒服和放松。
韩信这小子还挺会照顾人的。
李白拿下敷在自己额头上的一块湿毛巾,从浴缸里站起来扯过宾馆标配的浴巾把自己胡乱的包了一下什么也没想就推门走出浴室。
然而他似乎忘记了韩信还在外面。
李白几乎是刚出来就被韩信摁在了墙上,没回过神来也来不及骂娘的李白就这么被韩信亲了第三次。
这一次格外漫长,在李白觉得自己要憋死的时候韩信松开了他,两人唇瓣分离的时候扯出了一丝灯光下闪着暧昧银光的银丝。
而韩信却不准备放过他,对着李白白净的脖子又啃又咬,直到李白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狠狠的推开韩信“韩重言你他妈疯了?”“只许那群女人对你这样而不许我这样做?”被推开的韩信心里那股被压下去的怒火重新点燃起来,冰冷的眼神似乎要将李白冻住。
“不他妈就是被亲了几口吗!韩重言我告诉你,咱俩谁先憋不住谁孙子!”放完这句话的李白一把揪过韩信想也不想就对着韩信的唇吻下去,韩信也没想到李白的反应会是这样,不过自己送上来的人还会让他跑掉吗?
只是李白本来就喝了酒,很快就招架不住,红着脸推开了韩信。
当然这次韩信被推的同时抱住了李白,两人一起摔倒在柔软的床上,一番折腾,李白的浴巾也不能继续好好的围在腰上松松垮垮的勉强盖住下半身,然而却直接被韩信一把扯掉。
“还记不记得谁说过,谁先憋不住谁孙子?”
—The—
[悄咪咪的说几句话,听说信白被官方爸爸砍了一刀?不要慌也不要去撕白昭和黑昭君,圈地自萌不好嘛x因为信白也是拉郎,毕竟历史上俩人没有任何关系,韩信不知道比李白大几百年呢。所以请各位理智站cp不要给信白招黑('ω')]